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梦回西单牛肉湾系列十——年前的“大扫除”

梦回西单牛肉湾系列十——年前的“大扫除”


  作者:马占顺,历任国家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党委副书记、副主任、顾问, 北京市东城区作协会员


  我小时的记忆中,在过年前的腊月里,打扫房屋,是家家户户要做的一件大事。


  那时候,我们家打扫房屋好像是在腊月二十三左右的这几天里,当然时间前后错个一两天都不重要。


  民间里俗称的“扫尘”就是年终大扫除。家家户户要清扫挂在屋内房顶上的蜘蛛网和扬尘、清洗盖了多半冬的脏被褥和单子。老北京也有把这段时间叫做“扫尘日”,或叫“迎春日”的。


  据《吕氏春秋》记载,中国在尧舜时代就有过年扫尘的风俗。按民间的说法:因“尘”与“陈”谐音,过年扫尘有“除陈布新”的涵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可见,这一习俗寄托着千百年来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美好祈求!也是中华民族在漫长历史中积累的,在冬季讲究卫生,预防疾病的传统美德。


  记得小时候,母亲常常一边干着手中的活,一边还回答着我的各种问题。


  那年,大扫除时母亲嘴里那奇妙的传说始终记在我的脑海:“我小时还听上辈子人讲,传说在大年除夕之夜,天上的王灵官来到人间,发现家家户户窗明几净,灯火辉煌,一家家人团聚欢乐,美满幸福。王灵官找不到标明劣迹的记号,便赶回天庭,将人间的祥和安乐、祈求新年如意的情况如实禀告了玉皇大帝……”。这个美丽的传说当时真让我对生活充满了无穷的幻想。


  “人们为除难消灾,每到腊月二十三送灶神,除夕夜迎灶神期间,都要扫尘除埃。时间久了,便逐渐成为一种民俗。”是啊,这民俗向人们传递着过年忙碌气氛的信号。也反映着人民爱清洁、讲卫生的传统,更寄寓了人们美好的期盼。


  当然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那会儿或之前,北京人几乎住的都是平房,整个冬天在屋里烧煤取暖和做饭是亘古的不变。每户窗户上伸出的半截铁皮烟囱,时不时就冒出股青青的黑烟或是浓浓的黄烟,狭小的院落里,家家户户都在自己的门口边、窗户下或是房檐儿处,堆放着过冬取暖和做饭的黑煤球。现在回想起来,这还是我记忆中的一道风景呢!


  在屋里,用火桶条捅火时炉子里那暴扬的灰尘,浮浮的直往上飞。都飘落在屋子里、飘落在床单上、人身上或是悬挂在墙角上,还有看不到的微小尘土,或许早被自己张开的口和鼻吸纳了。当然那个时候,除了大街和走汽车的大胡同外,我们居住的小胡同里全是高低不太平的土路。冬天强劲的西北风一刮,漫天遍野的灰尘搅得你彻头彻尾的成了个“土猴”,回到屋里一照镜子就见咱的脖子里、耳朵上和戴口罩的嘴边布满了尘土。院子中那打着旋,那飞舞的灰尘,早就盼望着在你开门时的一瞬,立马钻进你那不大的小屋里。即使咱是最干净的人,也逃不过各路尘土大军的追杀。所以做大扫除是过年必须。


梦回西单牛肉湾系列十——年前的“大扫除”


  做大扫除,首先是打扫屋子内部。等到风和日丽的日子,待床上的被褥卷起包好,桌上的物品盖好,把漏风厨房里的锅碗瓢勺收好,只见母亲头包着毛巾,举起绑着鸡毛掸子的竹竿,轻轻的“扫”着沾着蜘蛛网的墙角和墙面;认真的擦洗着窗户上的玻璃和楞框。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在整个屋里“绣花”,又像是在墙上“绘图”。背影显得那么美丽。


  清扫完房屋还要洗窗帘、洗各种单子。洗衣的大盆就夹在水龙头下的冰窟窿之间,那厚厚的冰面告诉咱们:在隆冬的时节里,可要抓紧时间洗呦。我最愿意帮着母亲洗涮被褥单子了,可以感受冬季里“玩水”的浪漫。虽然在三九天,我的那双小手和挽起袖子的半截胳臂会冻得紫紫的,但能帮助母亲干点活,尽点力也是过年前我的心愿啊。


  后来我才知道“扫房讲究用鸡毛掸子,是取大吉大利之意。”掸子在清代往往是妇女结婚时娘家陪嫁之物,为的壮自家姑娘的掸(胆)。年前拿来扫房,可充分显示自己当家的权威,要知道家家的女主人可是家庭年禧准备工作的总指挥啊。


  除了屋里做好“大扫除”外,过年前整理个人卫生也是必须的。俗话说“理理头,刮刮脸,有点晦气也不显”。要在春节前排队理个发,那显得自己又年轻几岁了!(注: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元月22日

西单

Welcome to 北京西国贸大酒店

五棵松的历史要追溯到清朝年间,有个“葛老坟”,埋葬着某姓五兄弟,他们的家族为了使死者亡魂得到安慰,在每个坟前栽上一棵松树。时光延续,京城宫殿的琉璃瓦都渐失辉煌,惟这苍劲之松依然挺拔。

Collect from

五棵松体育馆

五棵松体育馆的开工是北京筹办奥运会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着北京奥运场馆建设正在积极稳步地向前推进。

五棵松篮球馆

五棵松篮球馆,2005年3月29日建设开工,2007年下半年计划完工。建在海淀区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建筑面积6.3万㎡,属于新建比赛场馆。场馆有固定座位14000个,临时座位4000个。